書樓潮濕書籍受損,除濕機現身說藏書

(書樓潮濕書籍受損,除濕機現身說藏書)

  書樓潮濕書籍受損,除濕機現身說藏書:王生,蘇州人,家庭巨富,資財萬貫,無不良嗜好,喜觀書藏書,建一藏書樓,內藏古今書籍不下萬卷,閑暇之余,至清茗于案幾,手持書卷,或高聲誦讀,或默默念之,亦或做狂士赤足批發潑墨。興致之余,宿于書樓,于藏書為伴,自號書癡,其妻為此常嫉之。

  王生祖上為商賈,善經濟,不善讀書,曾為鍥書所騙,一字之差,損失巨萬,故視讀書為大事,但眾兒孫興趣皆不在讀書上,直至王生出現,少以聰慧聞名,手不釋卷,弱冠之年及秀才第,而立之年中進士,受翰林編撰,然其不善勾心斗角,性憨且直,得罪上官,三年后辭官歸鄉以贍養雙親。至此,即以讀書為樂。

  王生藏書來源眾多,或為好友饋贈,或為翰林編撰默記抄寫而來,或專人收集,或親自上門購買,人或有不允,即以高價,或求觀后抄之,不以進士身份欺壓。王生藏書癡于書,但外人亦可借讀,亦可摘抄,不許借出家門,曰,書非借不能讀也,乃先賢之語,借讀與人,可使人珍惜。書中知識,藏之不為人知,非先賢著書目的所在,微言大義,當傳至天下。

  藏書增多,王生經常晾曬,避免書籍被毀。時遇梅雨,月余不見天日,王生觀書大驚,不少書籍受潮霉爛,墨跡擴散,字跡模糊,或有蠹蟲啃咬書籍,萬卷藏書,損毀小半,王生心悸,為之傷心不已,風雨侵蝕之下,竟然病入膏肓,其妻張貼榜文,尋異人求保書籍不損毀良方,重金酬謝。

  時有墨家傳人攜機關曰除濕機揭榜上門,告之王生藏書破損只緣由:書乃紙撰寫而成,紙系草木之精,以竹紙為例,經斬竹漂塘、煮徨足火、舂臼、蕩料入簾、覆簾壓紙、透火焙干方可得紙,故紙善吸水,梅雨時長,水氣遍布藏書樓,書籍猶如河上行舟,不斷吸水,而陰暗之地,蠹蟲生之,以書籍為食,而又有霉菌生于書上,因而書籍容易被毀,即便雨后晾曬,紙質發脆,更易破損。

  欲長久存放書籍,藏書樓不能有濕氣,需以除濕機防范。此機關乃安詩曼所做,可將水氣吸入機體內部繼而化水而出,可保藏書樓干爽,如此一來,書籍就不會吸收水汽,而蠹蟲霉菌等亦無生長場所,自可保藏書無恙,然欲達到除濕必須要緊閉藏書樓門窗,此乃前提。王生聞之大喜,汗出病愈,將除濕機擺于藏書樓內,月余過后,書籍受潮現象絕跡,書籍得以長久存放。

  安詩曼除濕機云,但煩潮濕之地,必有霉菌滋生,霉菌孢子藏于空氣之中,肉眼不可見,遇潮而發,遇旱而止,蠹蟲生于陰暗之地,蹤跡不可查,蠹蟲雖小,破壞書籍很快,然環境干爽,則霉菌蠹蟲皆不可出,故藏書防受損需從防潮做起。